曲酒

不離不棄,芳齡永繼

蟬意

據說你停留的那個夏末

蟬安靜了整個季節

冬降時卻放生大哭


明明已蛻為空殼

消亡天地

靈魂依然不肯皈依


蟬殼蛻成的形狀

則像極

極似你的琥珀

膠著成拖沓而來的一雙

皮鞋 黑的

眼珠 長長的袍角


那就是你了

自稱命運的

隨蟬離去的你

四季分隔

記憶被偷了似的


皮鞋 黑的

眼珠 長長的袍角


誰的夏季這麼空白

衣服 袍角 皮鞋


又說眼淚不會成為琥珀

眼珠 顏色十分模糊


你說好春分時金蟬脫殼

從我們這裡帶走一場離別


“我就像那些不能碰的殼”

是啊 中心掏空 外表已僵


“那蟬殼從來長得和原物一樣”

蟬聲大盛的那刻

我什麼都沒有想到

那些嚓嚓嚓的

蟬都已經從中轉賣了


然則我會回到那顆樹下

聆聽新蟬的鳴叫

唧唧、唧唧


復寂寂,復寂寂


你走過帶起的袍腳

黑的

你的眼珠

黑的

你那油油發亮的皮鞋

黑的


被時光烤焦了的

盛夏乾燥了的

碎了一地的


走過的你

活了死去的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