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酒

不離不棄,芳齡永繼

小王子(一首臆想的詩)

星河,哪裡都有。
並不需要特別計數
你只是想投胎

一個有人擁戴的世紀
不必再對著玫瑰細語
荒土  荒的城  涼的星球

或許  哪裡都有
玫瑰還有其他親戚
你不數 也不會忽略
藍的白的 紅的 自稱是薔薇

希望是一顆流星——
假如夢到以後:
因為小王子只有一個
王子裡只有他戴圍巾

他會坐著星星——
216號行星
嚓的一聲降落
造成沒有哪個國家有過的撞擊

他會忘記
忘記脆弱的玻璃殼裡
渾身倒刺的玫瑰
忘記玫瑰會渴
但是只等他來澆水

他成為了國王
子民愛戴
終於當上了“王子”

他忘記了那株
親手養大的花朵
「玫瑰」 「玫瑰」
……紅……
「玫瑰」

玫瑰說倒刺會刺傷你,所以
玫瑰說我只有玻璃罩,你有行星
玫瑰說你這樣並不能算是
“王子”

你點點頭
又說好
像是拉鍊一樣滑開
又帶著夢想回家

遇見負債的國王
踏上布織的土地
還有和你一樣
什麼都沒有的星球——
那時你想 但我有玫瑰

直到發現了薔薇
玫瑰也有家
玫瑰也能當「玫瑰」
他如果不能作王子
玫瑰會不會拋棄他

這裡是能作王子的地方
但你沒告訴玫瑰
不能再留在216上
作“小”王子

什麼都有的藍色星球
他看到了好多的玫瑰
第一次踏上這裡
就想邀請玫瑰一起

你怎麼會知道呢
怎麼會了解!
當歲月拂過你的臉
你就長成了王子
而當來年秋天一過
那些玫瑰竟然都凋謝了

你後悔沒有一知道
可以降落就回去
回去接玫瑰
你從來不知道
玫瑰和自己活的不能一樣長

而時間再度來的時候
你的星星已經熄滅了
於是你

抓著每株、紅的
長在野地的
玻璃窗裡的
山間的
捧花上的
鮮紅的玫瑰

一年 又一年的問
你是我的玫瑰嗎?
那顆216上的、玻璃罩裡的
小王子的玫瑰

歲月來的像風
以前他問:你是玫瑰嗎?
現在改成了
假如你見到他
請你幫小王子照顧玫瑰
他待在玻璃罩裡
其實說不定很想呼吸

成為了王子
卻在深夜的燭火裡
向夜鷹哭訴
玫瑰沒說他會痛 玫瑰只提醒王子倒刺的尖銳
玫瑰沒給他壓力 只是給王子夢想的軌道
玫瑰明明知道自己是朵花 卻沒有說他也想念薔薇

但是玫瑰卻靜靜的
待在那顆216行星上
對著玻璃罩
隔著魚眼般的視野
王子離開的時候
並不知道 玫瑰也很後悔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