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酒

不離不棄,芳齡永繼

無題

嘿,我不可能丟下你。
每當你開始這樣說,那麼望向你的我眼裡,那個悲傷的影子是誰?
逃亡生涯裡世界的縫隙於我如履深淵,我像是70年前那個墜落的疼痛才剛剛開始,開始揭露一切無法挽回的病害。
而我擔心,你也要在這場病裡倒下。
快步在布魯克林,那個還有不及我肩高的你的路邊,那種墜落又沒完沒了的開始,從一個字,一句話,到一場滿手鮮血的夢境,我不斷的逃,從觸覺到意識,從現實到幻象,steve。
你一定知道,我不再完整。
而我陪在你身邊,不會想到代價巨大。

當"我"具體的意象開始明晰,甦醒的不止五感上的痛,而是所有情緒都在恐怖的埋伏,然而若是記憶如光指道,我會一往無前,卻不是這樣零碎如同彩影倒落鏡中,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明知家在哪,卻無路可循。
如果回想是由他人口中到來,如果美國隊長的制服旁挨了一條奪人咽喉的金屬臂,如果我被傳頌成一抹忠魂,你最好讓一切繼續下去。
因為一切就停在這裡了,steve。
一切都停在這裡了。
那個像我們一直想去一次的大峽谷那樣深不見底,我們之間會止於那樣的隔閡,即使你到我這邊來,或我過你那邊去,都是危險,致命的想法。
而我是不會答應這些的。

墜落後見到你,那襲捲的喜悅,簡直空穴來風,而你是我的一切,我早該知道,也無上光榮。
浸漫的血腥阻在追尋你的路途,我很抱歉,我非常非常抱歉。
然后第一槍出閘,我們將形同陌路。
在這流亡時節,我斷不會使你知道,我在哪兒,愧對彼此不是你的專利steve,你總是在意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所以你從來沒注意過那些開始變質的靈敏,還有許多不合邏輯的義氣,然而若是我好好的消失,或許一切能被我帶進墳墓,像是我可以偷偷刻進墓誌銘裡,而在這方面粗枝大葉的你或許有機會在我身旁長眠。
那些無法替代的感情。

無法被嫉妒,鄙夷,痛苦,背叛,甚至身份所代替。

那些我愛你的事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