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酒

黑箱、黑箱、黑箱!

恨流年

小小試一下發文,純屬抒發。
希望梅長蘇能做一次他自己~

>>>>>>

紅燭夜深,一室靜好。

斑駁的人影映在紙門上,捎來一庭的月光。
梅長蘇任那紙糊上的光影零零落,一人靜坐在門前獨酌,今日難得風清月朗,月兒又大又圓,明黃明黃,應是賞月的好時機,本還以為近日案牘勞形,怕是不得閒,沒曾想就迎來了一地月光。

庭院深深深幾許。

他不願辜負這輪滿月……但又如何。
整個蘇宅寂靜無聲,飛流隨著藺晨臨去看紙船之前,還曾向他要過一只,那雙純粹的眼瞳裡一點聲音也沒有。

並不是只有他,思念故人。

夜裡的瀟瀟風聲、夢裡的颯颯音容。
曾經,也有一個人,陪在另一個人身邊,不離不棄,不問流年。
梅長蘇有些醉了。

執起酒盞默默淺抿一口,稍微費力起身,他對著前庭虛空處,月下石階前,深深一揖。

「林殊.……林殊…………」
我對不住……
是誰在長廊前緬懷先人遺風,又是誰在感傷,憑弔往昔?

那個鮮衣怒馬的少年,那些義氣平生的歲月,一轉過眼,再也不回頭。




-完-

突然發現好短TAT真的是小短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