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酒

不離不棄,芳齡永繼

關於一個死後漂泊的靈魂


他站在那裡,有一瞬間,這是最晴朗的七月,陽光似乎都不見了.

隱去在樹影,搖曳的枝枒間

他怔怔地站在那裡,這片飄忽而模糊不清的剪影裡,像是承載數不清的秋天那般腥紅或黯淡

 

他甚至看不見自己的影子

 

他試著回想起最後一次站在這裡的時候,試著回憶起當時泛著金黃的光線,樹影遮擋的長椅上像是被人剪開了縫,碎屑的光斑映在手臂上,一片片的灼熱感還有照的他雙眼刺痛的日光.

 

腳像是踩著虛軟的棉花,呼吸就是種慣性動作,忘了也不會像小時候哮喘發作的時候滿臉通紅,雙唇紫漲.

彷彿一切就是從這裡開始吧.

突然有天他的意識清晰起來,好過任何一次清醒的時間,身體的疼痛像是從未有過,輕輕移動周身輕盈的沒有負擔.

 

淅瀝淅瀝的雨聲穿透他的耳膜打到心裏,當任何關乎冷熱疼痛的感覺消失後唯剩耳膜內共振而生的響動能讓他記得要睜開雙眼,要像個人好好走路.

 

 

瀕死的時刻回憶似是一片片細碎的玻璃,紛紛雜雜無法還原最初的模樣.

於是離去時的願望都不比延緩死期來的誘人

好比說只要能再給我一眼的時間,最好她的面容都扭曲成不願讓我看見的模樣;最好窗外的雨聲小些,淅瀝瀝的有我最想看見霧模糊的窗景.

 

最好更慢一點,再慢一點。

 

 

 

 

 

 

 

 

 

 

 

 

 

 

 

 

评论